確定性與不確定的流動 | 城市景觀設計有什么新看頭?

06-30 新浪家居頻道

城市,應該是什么模樣?人與城市的聯結,怎樣才算得上有效達成?線上體驗能在何種程度上取代線下的真實生活?在城市化發展至相當水平、數字科技進化到仿真狀態,社會生活也正在被或緩或急地推入到一個新的常態。而這種巨大的不確定性,又會逐漸演化、凝結成怎樣的狀態?

2021年的設計上海@新天地設計節,再次回歸。呼應著新天地的20周年生日,「新?生?活」場景試圖在詮釋未來理想生活圖景的命題下,回歸日常的優美、生活的本質。在新冠疫情仍不明朗、線上協作依舊持續的全球“新常態”下,以藝術裝置的構想與落成,關注設計在這個不確定的真實“新世界”中的價值所在,探討不確定中的恒常不變的確定議題。

數字藝術家、匠鑄三維創始人趙子晗的「數字環亭」,作為20件藝術裝置之一,佇立在街區內老石庫門建筑之前。柔潤舒展的線條在底座成向上生長的姿態,看似無序不規則的外觀,在隨機中構造出一種詩意的巧合?;螂[或現的枝干,在平地上冒出一片遮蔽天日的小型喬木叢,讓行者、路人不期然地“撞見”跳脫日常城市風貌的神奇景觀。

人的流動是確定的,人的連結是不確定的

遠距離的審視,純白的外觀與深灰的建筑外立面,形成亮眼的對比。來到此地,很難不被它的姿態所吸引。而親近它、穿梭其中,又是另一番光景。在設計時,趙子晗帶著一個問題:在城市當中,用什么樣的方式可以把毫無關系的人聯系起來?

可以確定的是,人一定是流動的,且是無序、無法精確預估的。如何在街區內探索?藉由這些探索,如何實現自我需求滿足?而社交性又在其中占到怎樣的比重?林林總總,都是難以量化估算的,便也就對空間的規劃、景觀的布置、裝置的設計提出了極大的挑戰。

而這種確定的不確定性,意味著一個可使用的公共裝置,需要被賦予多重的功能。立體結構間相對通透地分隔而非完全隔離,人們得以在「數字環亭」中,駐足、穿行、觀望、探視、憩息、倚靠、玩耍、交談。環形成為一個天然的內外分界,外環是開放的、來者可享受獨立休憩,內環是半閉合的、鉆入其中便可開啟相對私密的交談。從而,整體構造被賦予了現代都市人們之間關聯的象征、無窮與循環的聯系。

美的實體是確定的,美的意象是不確定的

實體是抽象意象的容器,而藝術裝置則是美的容器。這種實體,將審美的虛信息轉錄出來,并進行顯示和表達,而形成一個可觀看、可接觸、可體悟的對象?!笖底汁h亭」,是城市中的“藝術飛地”、是審美體驗的停留地,也是都市里的互動場所、繁忙生活的“放飛站”。

↑ 造型的靈感來源于水墨實驗中隨機和無序的畫面感

它自帶的屬性很多,但“美”是必不可缺的基本要素。本身的美學表現,凝集在趙子晗創造它時隨意畫出的線條,水墨實驗中粗細、深淺、疏密不一的畫面,冥冥中似在暗喻著人類活動的隨機性和無序性。

經由數字化技術模擬成拓撲形態,這種數字運算上的隨機與巧合,透露著某種跨越界限的、無意識的相似性。

當人抵達它,不同的距離、不同的視角、不同的互動方式,「數字環亭」將會給予人不同的體驗和感受。有人會當是在看風景,有人則不怯于納入其中成為風景的一部分。有人可能訝異于它的形態,有人則樂于收集它在不同光影變化下的姿態。確定的實體與不確定的體驗,在相互作用下讓藝術欣賞產生了豐富的內涵。

物的構造是確定的,物的生成是不確定的

↑ 「數字環亭」預拼裝狀態

實際上,對于這件作品,趙子晗更傾向于稱之為“藝術景觀產品”。形態的藝術性表現遠超于功能性、能被穩定生產但因生產工藝相對復雜而難以實現大批量出貨、年產量約在10件,這些特性讓他的「數字環亭」目前仍處于一種相對小眾的境地。

↑ 「數字環亭」工廠打印過程

但他所采用的的3D數字技術已經過一段較長時間的發展,其工藝、材料及成品質量等都得到了市場的驗證。


↑ 「數字環亭」局部處理過程

而這件近似小型單體獨立建筑的產品,可以算是國內首座FDM設備模塊化方式制作的整體3D打印建筑。

主體為Polymaker的PLA材料,通過100臺大型3D打印機聯合作業,利用一個月時間將各模塊分別打印,再拼裝成5個大模塊組、運至現場通過鋁合金構件完成最終的組裝固定。而在展覽結束,也可拆卸回收。

這座建筑物的生產制造,是在已有模式和流程的基礎上進行優化迭代。但并不意味著迭代過程是一以貫之的水到渠成,從草圖到參數化模型,趙子晗和他的團隊對單模塊的物理受力、整體承重、結構曲率等因素都進行了細致深入的分析,對生產的打印效率、拼裝工藝、成本控制等方面也完成了充分推演實驗,甚至預生產了超過三平方米的墻面來進行研究。波折重重,才最終實現「數字環亭」的理想效果。

邊界存在的意義在于被打破,藝術作為一種回應現實既有問題、解決社會矛盾爭端的智慧形式,總會先于社會的大變革而提出獨樹一幟的解決方案?;蛟S,它不會獲得即時的、廣泛的接納與贊許。這也是一種常態,也是確定性與不確定性之間流動、翻覆、轉化的過程。

但趙子晗在「數字環亭」中植入了自己的期許:創造一個未來,一個裝置或建筑能被數字技術再建構的未來?!耙苍S只是一個起點,當有一天它普通到無法成為未來、不被稀奇時,說明它已經普及甚廣?!倍侥菚r,趙子晗也將開啟新一個起點的探索,而驗證建筑與人類關系互相影響的實驗、永不落幕。

城市中隨處可見的微小場所,人們在一個個小環亭里交談甚歡。

這是未來生活的預想藍圖,也是當下都市的奇妙景致。

0

相關推薦

熱門新聞

亚洲人成网站18禁止久久影院